當前位置:北京法治資訊網 -> 財經

李稻葵團隊:GDP增速3%到4%,即可保就業基本穩定

時間:2020-06-08 10:33:32

  近期,李稻葵團隊發布了《保安全、穩民生、謀長遠:全球疫情下的經濟形勢分析戰略報告》,主要參與人員包括李稻葵、厲克奧博等。

  報告稱,當前,中國距離邁過中等收入門檻還差最后一步,為了應對未來形勢的變化,必須清晰中國經濟當前所處的階段,從而找出應對之策。我們認為,當前中國經濟正處于工業化的中后期,城鎮化的中期,產業升級的關鍵期,和信息化的深化期。能否成功地釋放出這四個階段所蘊含的國內需求潛力,將是未來中國經濟能否平穩增長,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關鍵。

  以下為報告原文:

  中國經濟當前所處的發展階段

  1 中國處于工業化的中后期

  在產業發展階段方面,當前中國經濟處于“工業化中后期階段”。一方面,從增加值比例結構來看,目前中國非農產業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已經達到90%以上,農業占比下降至10%以下。盡管相比美國的95%和日本的98%還有差距,但已經大致相當于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的水平。其中,中國工業增加值占GDP比例在2018年達到33%,明顯高于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歐盟22%,美國18%,日本29%);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例為53%,低于發達國家平均水平(歐盟66%,美國77%,日本69%)。當前,工業增加值占GDP比例已經處于下降趨勢,而服務業增加值占比攀升較快。但另一方面,相對于發達國家而言,中國工業領域仍呈現資本密集度低、技術含量低、行業集中度低的特征。

  從就業比例結構來看,中國的工業化水平明顯不足。2018年,非農產業就業人口占總就業人口的比重僅為74%。不僅遠遠低于發達國家95%以上的水平,甚至低于巴西、墨西哥等發展中國家的水平。作為參考,2018年歐洲國家平均的第二三產業就業人口占比達到96%,日本為97%,美國為98%,巴西為90%,墨西哥為87%。未來十五年左右的時間里,逐步推進由工業化中后期向后工業化經濟的轉變、實現高質量的工業化將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主要任務,非農產業就業人口占比會進一步上升,農業就業人口將顯著減少。

  

  2 中國處于城鎮化發展的中期

 

  2019年中國城鎮常住人口84843萬人,占總人口比重為60.6%。從歷史數據來看,城鎮化在新中國成立之后尤其是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得到了快速顯著的提升(城鎮化率1949年和1978年分別為10.6%和17.9%)。從跨國比較來看(圖表16),中國的城鎮化率2009年超過中等收入經濟體[1]的總體水平,2014年超過世界總體水平,與發達國家的差距逐年減少,2018年的城鎮化水平與韓國20世紀八十年代相當。

  

  中國的城鎮化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首先,和發達國家2019年81%左右的城鎮化率相比中國還有一定差距,與G20國家平均水平相比仍然較低,僅高于印度和印尼(如圖2所示),未來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其次,上述城鎮人口指的是居住在城鎮范圍內的全部常住人口,用戶籍人口衡量的中國城鎮化率2019年僅為約44%,非戶籍人口無法享受相應的市民待遇和充分的社保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未成為真正的城市居民,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的提高還需要很大努力。最后,中國的城鎮化進程相對滯后于工業化進程,從城鎮化和工業化相匹配方面來看,2017年全球總體城市化率/工業化率[2]為2.2,中國該比例為1.4,遠低于美國(4.5)和英國(4.7)等發達國家,在“金磚”國家中,低于巴西(4.7)、俄羅斯(2.4)和南非(2.5),稍高于印度(1.3)。

 

  中國的城鎮化面臨調整改善的機遇和挑戰。伴隨著改革開放進程的城鎮化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之一,在增加就業、提高居民收入、降低貧困率、擴大內需、升級消費、優化產業調整、提高生產力和增強要素的優化配置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流動人口增長速度逐年降低的趨勢下,由于城鎮化自身的發展特點,中國未來城鎮化的提升速度會逐漸放緩。在提高城鎮化絕對水平的同時,更需要注重的是實現高質量的城鎮化,避免其它若干高城鎮化率國家出現的例如交通擁堵、環境污染、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和能源供給不足等問題。

  

  3 中國處于產業升級的關鍵期

 

  產業升級是產業從價值鏈的中低端向中高端的上升過程,中國目前正處于產業升級的關鍵期,是實現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關鍵節點,以創新推動產業升級是經濟轉型成功的必由之路。

  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產業結構還有較大的調整空間。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產業結構經歷了較大的調整:農業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份額持續下降,由1978年27.7%,持續下降至2019年的7.1%,下降了20個百分點;與此同時,服務業呈現快速發展趨勢,在GDP中所占的份額由1978年的24.6%上升至2019年的53.9%。為比較中國和主要發達國家的產業結構,我們根據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所提出的“產業結構相似系數”,分別計算了1997-2017年中、美、英、日、德、印六個國家的系數,并統一選取美國2017年為基準。不難發現,傳統發達國家產業結構高度相似,和這些國家相比,中印等發展中國家產業結構還有較大的調整空間。

  

  自2015年供給側改革以來,中國在煤炭、鋼鐵等行業產能過剩的問題已經得到初步解決,我們認為下一步產業升級的關鍵是處于過度競爭行業的民營企業轉型。中國民營經濟,尤其是處在產業鏈中下游的民營經濟,產業集中度太低,面臨著艱巨的兼并重組調整。以電梯行業為例,目前民族品牌占據了約30%的市場份額,其中10家龍頭企業的市場占有率約為15%,剩余600多家國產中小電梯企業分享剩下的15%,而在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中,類似行業則普遍由10個左右的大企業瓜分市場。從目前企業擁擠、過度競爭的狀態,發展到成熟經濟體那種具有較高產業集中度的狀態,這個過程對于民營企業家而言將是極其痛苦的,對于銀行而言也將是極其痛苦的,但這個兼并重組的轉換過程是中國經濟轉型升級所不可避免的。必須重視并妥善處理可能遇到的問題,處理得好,能夠轉換成經濟增長的機遇,處理不好會變成金融界以及相關產業的重大的包袱。

 

  4 中國處于信息化的深化期

  中國的信息化已初具規模,但仍有待深入。經過近30年的長足發展,中國的信息化目前已初具規模。截至2019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已達8.54億,約為美國網民數量的2.9倍,互聯網普及率超過六成,達到61.2%。但是,我們也應清楚地看到,相較于主要發達國家普遍高于80%的互聯網普及率(美國87.3%、英國94.9%、日本91.3%、德國89.7%),中國的信息化普及仍有進一步提升空間。

  

  除了總體用戶規模持續擴大,中國信息化的發展還體現在數字基礎設施、信息技術與產業、數字經濟等方面。中國已建成世界規模最大的光纖和移動通信網絡,發展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互聯網產業,誕生了阿里巴巴、騰訊等市值達數千億美元的世界級領軍企業,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也日臻成熟,據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清華大學ACCEPT聯合光明網于2019年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經濟影響力報告(2019)》顯示,2018年互聯網經濟對中國經濟增長的直接和間接貢獻合計為27.53萬億,約占當年GDP的28.56%。從總量上看,互聯網經濟已經成為新時代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動能。

 

  當前,中國信息化發展正處于不斷深化的關鍵期。在當前以及未來一個時期,中國信息化發展在擴張規模的同時,將更加重視核心技術突破、結構優化、質量提升等具有戰略意義的目標。以互聯網產業為例,中國現有的獨角獸企業以面向用戶端和商業模式創新為主,核心技術相對落后始終是制約發展的一個短板,而美國的獨角獸企業則重點面向企業端,以技術創新為主。中國信息化下一步將以掌握核心技術為根本,基于我們在5G方面的優勢以及人工智能、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等信息技術對生產端進行革新,推動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持續向縱深推進。

  2020年經濟增長目標

  1 無刺激政策情況下的GDP增速預測

  我們運用支出法對后三個季度的經濟活動進行估算。在不采取政策刺激的情況下,預計后三個季度消費的平均增速反彈至7%,投資增速假設6%(過去四年的平均水平),進口增長1.6%,出口受海外疫情影響后三季度增速分別假設為-20%、-10%和0%。在上述假設下,可得出在不采取政策刺激的情況下,二、三、四季度的GDP增速分別為2.4%、4.3%和6.2%,加上一季度增速為-6.8%,全年GDP增速為1.9%。

  2 兩種增長目標下所需的政策刺激估算

  我們再估算“翻一番”和“保就業”兩種增長增長目標情況下分別需要的全年增速,和所需的政策刺激力度。

  目標情形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兩個“翻一番”目標。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間,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有兩個“翻一番”的目標:第一,完成實際GDP比2010年翻一番;第二,完成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翻一番的目標。根據我們的估算,如果以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翻一番為目標,全年的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需要再增長2.1%,假設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速等于GDP實際增速,則全年需要GDP實際增速不低于2.1%,所需的政策刺激規模約為1萬億元。如果以實際GDP翻一番為目標,那么今年全年需要實現5.63%的GDP增速,所需的政策刺激規模約為4.5萬億元。

  目標情形二:“保就業”目標。根據過去兩年的情況,一個百分點的GDP增長所對應的城鎮新增就業人數大致在200-220萬之間。這意味著,如果今年要創造1000萬就業,常規情況下需要GDP增速大約4.5%,而今年隨著專門保障中低收入者基本生活的收入補貼政策、幫扶中小企業的紓困政策、靈活就業政策、高校擴招等政策的出臺,就業壓力相對GDP增速的依賴性有所下降,我們認為,GDP增速實現3%到4%的增長,即可實現就業的基本穩定,所需要的政策刺激規模約為3萬億人民幣。

來源: 新京報  作者:   編輯: bj2020
  • 商貿
  • 獨家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文化
邯鄲武安:以“莫須有”罪名羈
邯鄲武安:以“莫須有”罪名羈

涉嫌盜掘清代中晚期古墓,河南6人被提起公訴

以電商為媒 書寫交通產業新未來
以電商為媒 書寫交通產業新未來

云之家報表秀秀,讓異常數據會說話!

43歲馬伊琍離婚1年后 港媒曝其戀上?><br />43歲馬伊琍離婚1年后 港媒曝其戀上?/a></dt>
                  <dd>
                      <h3><a href=43歲馬伊琍離婚1年后 港媒曝其戀上小18歲《歡樂頌》?/a>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跑齡超過5年的人 才能給出這么優秀的答案

叮當快藥首家線上“醫保支付”惠民政
叮當快藥首家線上“醫保支付”惠民政

抗疫白皮書發布 中國境內確診病例治愈率達94.3%

關閉110天后,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迎
關閉110天后,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迎

童心共聚 《我們的節日》“六一”特別節目將啟

亚美游 -官网